您所在的位置:丁俊刑事辩护团队 - 涉黑犯罪
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有效辩护之二 主体之辩
作者:未知 来源:互联网 时间:2020-04-02

一、引言:

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实践中可谓是模式层出不穷、花样不断翻新。本文主要结合团队实务经验,对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案件的有效辩护进行再次整理。

  是指以推销商品、提供服务等经营活动为名,要求参加者以缴纳费用或者购买商品、服务等方式获得加入资格,并按照一定顺序组成层级,直接或者间接以发展人员的数量作为计酬或者返利依据,引诱、胁迫参加者继续发展他人参加,骗取财物,扰乱经济社会秩序的传销组织,其组织内部参与传销活动人员在三十人以上且层级在三级以上的,应当对组织者、领导者追究刑事责任。

何为组织者、领导者

层级的确定

层级的起算,相应的地位和作用,获利的来源,

人数的确定

从事劳务性工作的人员,一般不予追究刑事责任

从事工作的性质,从事工作的作用,收入的标准

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

  在传销组织的体系中,只有对传销组织进行组织、领导的人才成立犯罪,对一般参加者不予追究刑事责任。因此,准确区分组织者、领导者与ー般参加者至关重要。认定组织者、领导者着重要把握三点:(1)传销活动的组织、领导,包括组织、领导的客观行为和组织、领导的主观故意两个方面,缺一不可。组织、领导的客观行为,是指发起、策划、操纵传销活动,或者在传销活动中承担管理、监督、协调、宣传、培训等职责,或者其他对传销活动实施、传销组织的建立、规模扩大等起关键作用的行为。组织、领导的主观故意,是指行为人对传销活动以及传销组织以推销商品、提供服务等经营活动为名、以发展人员数量作为计酬或返利依据等基本特征具有主观认识,而仍予以组织、领导。如果行为人对传销活动、传销组织存在认识错误,则阻却犯罪不要求行为人对传销组织的具体运作机制、特别是对诸成立。当然,组织、领导的主观故如“金字塔”型、“多又树”型层级结构设计、会员费收取或积分机制等技术性问题有清晰的认识。(2)在传销组织中协助组织者、领导者从事传销活动的指挥、策划等具有管理职责的活动本身亦属于组织、领导。如作为传销组织发起者的助手,协助其策划传销活动方案,也属于组织领导行为。但是,不是直接为传销组织或传销活动服务、仅仅从事一般事务性工作的,不应认定为组织、领导。(3)组织、领导行为,既包括传销组织形成之前、以成立传销组织为目标的各种组织、领导行为,也包括传销组织成立之后,对传销活动开展、传销组织发展起关键作用的行为。般参加者在被发展为成员后,如果在后续传销活动的实施或传销组织的扩大中发挥了关键作用,应当被认定为组织者、领导者,只要其组织、领导行为涉及的层级数达到三级以上、人数在三十人以上,就应当承担刑事责任。反之,组织者、领导者亦可能终止组织、领导行为转化为般参加者。自其终止组织、领导行为之后,由其下层级发展的层级数及人数,不应再计入作为评判其成立犯罪和承担罪责大小的依据。

一)如何理解组织、倾导的传销活动人员在30人以上且层级在3级以上与组织者、领导者的关系有观点认为行为人直接或间接发展的下线人员达到30人以上,且其在形成的层级中处于3级以上,就可以推定行为人是传销活动的组织者、领导者。如果按此观点,相当于将30人及层级在3级以上作为认定传销活动组织者、领导者的一个充分非必要条件,笔者对此并不能认同。首先,“对一般参与传销的人员而言,其往往也是受害者,对之予以打击,可能不会有好的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立法者基于此考虑,无论是刑法还是司法解释.都将犯罪主体明确定位为组织者、领导者,显然本罪的正犯是传销活动组织者、领导者,m而不是一般的传销人员,处罚的也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的行为而不是一般的传销行为。在传销活动中并非只有组织、领导者才能实现发展的下线传销人员30人及层级在3级以上,比较积极的传销人员以及在人数众多的大型传销违法犯罪活动中的一般传销人员都能达到此标准。如果认为只要下线传销人员达到30人及层级在3级以上,就认为是传销活动的组织者、领导者成立本罪,必然会将大量积极或者一般的传销人员划到本罪的入罪范国以内,这与本罪的构成要件明显不符。传销的“经营规定”非由其而定,一般的传销人员只是作为遵照传销“规则”的行事者,将其认定为组织者、领导者,则难以在司法中控制打击面。"其次,如果认为30人及层级在3级以上就是认定传销活动的组织者领导者以及成立本罪的入罪标准,那么《关于公安机关管辖的刑事案件立案追诉标准的规定(二)》第78条第2款就没有必要再单独解释何谓本条所称的组织者领导者,而应当直接在第一条中的“30人及层级在3级以上”之后以并列的形式罗列其他可能评价为组织者、领导者的具体情形或标准。再则,按照此观点有可能出现行为与责任不符的情形。例如、甲发展了乙、之后甲悔悟不再发展下线传销人员,乙则执迷不悟继续大肆发展下线人员,共发展了丙等29人为其下线人员并形成了多个层级。如按照上述观点,甲作为乙的上线,根据传销活动的基本特征和运作规律.乙的下线全部算作甲间接发展的传销人员,也算作甲的下线,则甲符合30人及层级在3级以上的要件,成立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但是乙却因其下线人员只有29人不构成犯罪、这样的结论显然与甲、乙ニ人在传销活动中的行为以及所起的作用不相符合,违反基本的公平原则。因此,笔者认为,司法解释中的30人及层级在3人以上只是一个成立本罪的必要非充分条件,在满足下线人员达到30人以上且层级在3级以上的基础之上、还必须考量行为人在传销活动中是否能被评价为组织者或者领异者,才能确定行为人是否构成本罪。

刑事辩护是关系到每一位当事人的自由,甚至是生命,必须全力以赴对待每一起案件,用专业的刑辩技能,维护每一位客户的合法权益,不辜负客户的信任!

 王韧 上海市百汇律师事务所 律师 合伙人

 电话(微信)13651835309

执业领域:刑事辩护  刑事合规

宝山律工委刑事业务研究组 副组长

上海市律师协会刑事合规业务委员会 委员

 

王韧律师自执业以来,始终致力于刑事辩护及刑事风险防控业务领域的研究和探索,有着丰富的实践操作经验。职业期间,先后办理百余其起各类刑事辩护及刑事非诉业务,主要涉及非法吸收公众存款、非法制造买卖枪支、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盗窃、诈骗、敲诈勒索、合同诈骗、走私贩卖毒品、抢劫、虚开增值税发票、套路贷等案件。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