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丁俊刑事辩护团队 - 辩护词
孙XX检察院不批捕意见
作者:丁俊涛刑事辩护团队 来源:丁俊涛刑事辩护团队 时间:2019-04-22

恳请对嫌疑人孙XX不予批捕意见书

上海市百汇律师事务所 刑事部

提交人:王韧 丁小宁

二零一八年十月十日

电话:13651835309

 

尊敬的检察官:

上海市百汇律师事务所依法接受嫌疑人孙XX(以下简称嫌疑人)的委托,指派王韧、丁小宁律师作为嫌疑人的辩护人,依法参与本案诉讼。据悉,上海市公安局青浦分局对立案侦查的嫌疑人涉嫌职务侵占罪一案,已对嫌疑人报请贵院批准逮捕。作为辩护人,特依据我国《刑事诉讼法》第八十六条之规定,申请贵院审查逮捕时,听取嫌疑人孙XX的当面陈述,并听取辩护律师的意见。经辩护人多次会见时听取嫌疑人的供述和辩解,辩护人认为,嫌疑人涉嫌罪名和事实不符合逮捕的法定条件,不具有社会危险性,建议启动审查批捕听证程序,并恳请检察机关对嫌疑人作出不批准逮捕的决定,具体理由如下:

一、嫌疑人涉嫌的罪名和事实不符合法定的逮捕条件,不具有逮捕必要性。

《刑事诉讼法》第79条第1款规定,对有证据证明有犯罪事实,可能判处徒刑以上刑罚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采取取保候审尚不足以防止发生下列社会危险性的,应当予以逮捕:(一)可能实施新的犯罪的;(二)有危害国家安全、公共安全或者社会秩序的现实危险的;(三)可能毁灭、伪造证据,干扰证人作证或者串供的;(四)可能对被害人、举报人、控告人实施打击报复的;(五)企图自杀或者逃跑的。

对于本案:

(一)嫌疑人已经退还被害人亚士漆(上海)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被害人)全部钱款,并取得被害人的谅解。

案发之前,嫌疑人先期主动退还2万元;案发后,嫌疑人表示愿意退还全部钱款以求取得谅解,并委托家人积极与被害人进行协商调解,后家属向被害人支付了15万元,现已取得被害人的谅解;同时,在调解的过程中,被害人也是积极的帮助和配合嫌疑人家属与公安机关进行沟通,按照公安机关的要求出具了收条和谅解书,为嫌疑人争取取保候审。

(二)嫌疑人具有自首情节,而且案件事实基本查清,证据已经收集固定。

案发后,经公安电话传唤后,嫌疑人便如实供述了全案犯罪事实,依法属于自首。而且,本案的基本事实和案件的重要证据(经销商、同案犯等言词证据)已经收集、固定;嫌疑人归案后始终如实供述案件事实经过,表现出诚恳的认罪态度,既不可能实施新的犯罪,也不可能毁灭、伪造证据,干扰证人作证或者串供。

综上所述,辩护人认为嫌疑人犯罪情节较轻,不具有《刑事诉讼法》第79条第1款规定的情形,应不具有逮捕的必要性。

二、嫌疑人孙XX主观恶性较小,本身不具有社会危险性

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 《关于逮捕社会危险性条件若干问题的规定(试行)》(高检会【2015】9号)第4条规定,人民检察院审查认定犯罪嫌疑人是否具有社会危险性,应当以公安机关移送的社会危险性相关证据为依据,并结合案件具体情况综合认定。必要时可以通过讯问犯罪嫌疑人、询问证人等诉讼参与人、听取辩护律师意见等方式,核实相关证据。依据在案证据不能认定犯罪嫌疑人符合逮捕社会危险性条件的,人民检察院可以要求公安机关补充相关证据,公安机关没有补充移送的,应当作出不批准逮捕的决定。因此,如果检察院要求公安机关补充社会危险性相关证据而没有补充移送或者移送的证据不能认定犯罪嫌疑人符合逮捕社会危险性条件的,应当作出不批准逮捕决定。

对于本案:

(一)嫌疑人系初犯、偶犯,一贯表现良好,人身危险性和社会危害较小。

嫌疑人系06年到被害人单位工作,工作期间始终尽职尽责,遵守法律,此次职务侵占也是一时糊涂,才犯下了错误;之前从未受到任何刑事行政处罚,一直表现良好;而且本案属于经济犯罪,涉案金额较小,也已经退还给被害人并取得谅解。因此,嫌疑人的人身危险性和社会危害性较小。

(二)嫌疑人已经深刻认识到了自己犯的错误和行为的性质,表现出诚恳的悔罪态度。

在辩护人会见时表现出深刻的悔恨,一直追问辩护人该怎么办,每次会见时都情绪很激动,悔恨自己一时糊涂做了犯罪的事情,希望尽快筹钱赔偿被害人的损失,以求得谅解,所以一直委托家人积极与被害人调解。因嫌疑人系家庭收入的主要来源,在被羁押的情形下,家庭突然失去了收入,背负了沉重的经济困难,但,为了弥补自己行为给被害人造成的损失,仍然四处举债,筹集钱款赔偿被害人,表现出诚恳的悔罪态度。

(三)嫌疑人及家人表示为配合公安机关办案,其愿意提供保证人或缴纳保证金办理取保候审,且嫌疑人表示一定会严格遵守取保候审的规定,保证随传随到,绝不实施干扰证人作证或者串供等影响诉讼正常进行的行为。

所以,嫌疑人不存在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 《关于逮捕社会危险性条件若干问题的规定(试行)》第5-9条规定的社会危险性的情形。

三、恳请检察机关在审查逮捕时,能够将涉嫌犯罪事实和存在逮捕条件的事实进行区分

我国长期以来存在“构罪即捕”现象,原因之一是将逮捕条件与逮捕条件的事实及犯罪事实混为一谈,简单地将犯罪事实等同于逮捕条件的事实,进而又把逮捕条件的事实等同于逮捕条件,实践中缺乏逮捕必要性证明机制,只要行为人构成犯罪,就认为具有社会危险性,就有逮捕的必要。羁押理由从本质上看属于一种主观范畴,对于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实施新的犯罪、毁灭、伪造、隐匿证据、干扰作证、对被害人、举报人、控告人实施打击报复、自杀、逃跑等都只是一种“可能性”的判断。对于这种主观判断,必须建立在一定的客观事实基础上。没有这种社会危险性的客观事实存在,不能认定为存在羁押理由。

对于本案,嫌疑人虽涉嫌职务侵占的犯罪事实,但是因不具有再犯的可能性、继续危害社会的危险性、影响诉讼的可能性而不存在社会危险性的客观事实。因此,恳请检察机关将涉嫌犯罪的事实与存在逮捕条件的事实予以区分,不能认定其符合逮捕的条件。

综上,结合案件实际情况以及嫌疑人的一贯表现,其人身危险性及社会危害性均较小,如果对其取保候审既可以节约司法资源又可以达到教育改造的目的。因此,恳请贵院对嫌疑人孙XX作出不批准逮捕的决定。

以上意见,如无不妥,敬请采纳,谢谢!

顺颂

公祺

辩护人:

上海市百汇律师事务所 律师

电话:13651835309

二零一八年十月十日

附:法律依据

《刑事诉讼法》

第七十九条 对有证据证明有犯罪事实,可能判处徒刑以上刑罚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采取取保候审尚不足以防止发生下列社会危险性的,应当予以逮捕:

(一)可能实施新的犯罪的;

(二)有危害国家安全、公共安全或者社会秩序的现实危险的;

(三)可能毁灭、伪造证据,干扰证人作证或者串供的;

(四)可能对被害人、举报人、控告人实施打击报复的;

(五)企图自杀或者逃跑的。

第八十六条 人民检察院审查批准逮捕,可以讯问犯罪嫌疑人;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讯问犯罪嫌疑人:

(一)对是否符合逮捕条件有疑问的;

(二)犯罪嫌疑人要求向检察人员当面陈述的;

(三)侦查活动可能有重大违法行为的。

人民检察院审查批准逮捕,可以询问证人等诉讼参与人,听取辩护律师的意见;辩护律师提出要求的,应当听取辩护律师的意见。

《上海市检察机关捕诉合一办案规程(试行)》

第三十七条 【听证审查】对拟作相对不起诉处理的案件,在作出不起诉决定前,一般应当同时召集侦查机关、犯罪嫌疑人及其辩护人、被害人及其法定代理人或者近亲属、诉讼代理人以及社会公众代表,听取其意见,作为是否作出不起诉决定的参考。

对事实清楚、证据确实,但存在社会危险性争议的审查逮捕案件,可以参照前款规定进行听证审查。

分享到: